首页 > 社会热点 > 详情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啥

发布时间 : 2017-06-21 10:56     来源:新京报(北京)     阅览数:694

去年1月2日,美国大三学生瓦姆比尔在朝鲜旅游时被捕。他被指控试图偷窃悬挂在墙上的朝鲜宣传标语牌,企图带回美国。在朝鲜,最高领袖神圣不可侵犯,破坏写有领袖名字标语的海报是重罪。去年3月,瓦姆比尔被朝鲜最高法院以阴谋颠覆罪被处以15年劳教。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死了,距他从朝鲜获释回美国不到一星期。

对于瓦姆比尔的死因,他的父母在声明中说,“我们的儿子在朝鲜受到了严重地虐待,只能让我们得到今天这个悲伤结果。”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美国媒体援引瓦姆比尔主治医生的话说,他的大脑组织遭受了“大量损伤”,大脑失去供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瓦姆比尔被送回来时已经陷入昏迷。当时有美国媒体报道说,朝鲜正是担心瓦姆比尔若死在朝鲜,可能引发美国更大的敌意,才在紧急接触美国后“出于人道主义”放人。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瓦姆比尔是在去年1月2日结束在朝鲜旅游时被捕的,当时他正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念大三。他被指控试图偷窃悬挂在墙上的朝鲜宣传标语牌,并企图装入行李箱带回美国。在朝鲜,最高领袖神圣不可侵犯,破坏写有领袖名字标语的海报是重罪。

去年3月,瓦姆比尔被朝鲜最高法院以阴谋颠覆罪被处以15年劳教。此前,他被朝鲜方面安排上“电视认罪”,他痛哭流涕地表示,“我犯了这辈子最严重的错误!”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消息显示,在去年获刑之后不久,瓦姆比尔就陷入了昏迷。朝方称他感染了肉毒杆菌导致全身麻痹,在吃了一颗安眠药后陷入昏迷。

但他在辛辛那提大学医疗中心的主治医生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他因肉毒杆菌中毒过,也没有遭遇过外伤的症兆,但他出现了严重的脑组织损伤。

医生推测,他的脑损伤很可能是由于遭遇了心跳呼吸骤停,无法向大脑供血所导致的。他的状态被医生视为“植物人”状态,这种状态的病人能睁开眼睛,但他们无法对外界指令做出反应。

瓦姆比尔的死亡令美国上下很愤怒。

特朗普发表声明,谴责朝鲜的“残暴”行为。“太多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这是一个残暴的政权,我们将采取措施对付它。”他表示,瓦姆比尔的死亡进一步坚定了美国政府阻止此类悲剧发生的决心。

特朗普还向瓦姆比尔一家表达了“最深的哀悼”,“至少我们把他带回了家,尽管他处境糟糕,但他的家人很高兴能再见到他”,暗中怼了奥巴马一把。

共和党大佬麦凯恩则言辞激烈地称,朝鲜政府是“谋杀”瓦姆比尔的罪魁祸首。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特朗普和麦凯恩的言辞是否暗示了这种可能:

美国或将对朝鲜动武?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就在两天前,两国还发生了一起外交摩擦。

据朝中社报道,16日,出席在纽约举行的残疾人权利公约缔约国大会的朝鲜代表团在回国途中,在纽约肯尼迪机场遭到抢劫。美国国土安全部人员和警察像暴徒一样试图从持有外交文件的朝鲜外交官手中抢夺文件。朝鲜外交官进行了顽强抵抗,但这些人使用暴力抢走了外交文件后逃跑。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严厉谴责美国并要求道歉:

朝鲜认为美国抢夺朝鲜外交邮件是对朝鲜不可容忍的主权侵犯行为、极为凶恶的挑衅行为,并以朝鲜政府的名义对之予以强烈谴责。

……

美国必须对此次的主权侵犯行为,对朝方解释清楚,并以国政府的名义进行正式道歉。如果美国不答应朝鲜的这一正当要求,将对由此引起的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剑拨弩张的气氛。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不过,在专家看来,美国还有三名公民被朝鲜扣押,从救人角度考虑,美国会相对克制。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家成告诉新京报记者,瓦姆比尔的遭遇必然会对美朝关系产生一定的冲击。目前,美国国内已经激起了比较强烈的反朝声浪,这件事可能成为特朗普对朝政策的一个制约。

他说,在对朝经济制裁上,美国可能会有新举措,但军事反应会有所节制。因为,美国政府想把三名美国公民解救出来,如果采取过于激烈对抗行为的话,朝鲜很难释放剩下的三人。

从朝鲜获释不到1周死亡 这位美国大学生经历了什么

瓦姆比尔在朝鲜旅行时和旅行团成员的合影

最后的最后,我们来看下瓦姆比尔父母在宣布儿子死亡后发布的声明:

我们很遗憾,我们的儿子奥托·瓦姆比尔已经完成了旅程。今天(当地时间19日)下午二点二十分,奥托在爱他的家人的环绕下,离开了。

这样的一瞬间,我们很容易想到未来要失去的一切——这个温暖、令人愉快的、聪明的年轻人,好奇心和对生活的热情没有止境,而我们再也不能跟他在一起了。但是此刻,我们宁愿怀念曾经跟他共度的时光。他接触过的社区对他无比怀念,你可以感受到,比如怀俄明州、俄亥俄州和弗吉尼亚大学的人们,他们对奥托的热爱远超出了他的直系亲属。

我们要感谢辛辛那提大学医学中心的杰出的专业人士,他们为奥托(的病情)已经竭尽所能。不幸的是,我们儿子在朝鲜手中遭受的严重虐待,只能让我们得到今天这个悲哀的结果。

当奥托6月13日晚回到辛辛那提时,他口不能言,目不能视,也无法对口头指挥作出反应。他看起来很不舒服——几乎是很痛苦。虽然我们永远不会再听到他的声音,但是在一天之内,他的脸色变化了,他变得平和了,他回家了,我们相信他能感觉到这一点。

世界各地为他和我们全家祝福和祷告的人们,我们谢谢你们,我们也内心安宁了。

上一篇:张继科爆冷出局 职业生涯最大的“滑铁卢”
下一篇:5G真的来了!广东开通中国首个5G基站

相关推荐 :

新闻评论 :

Ctrl+Enter快捷提交噢 ←

最新评论(评论0条)

个人社保查询

客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