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深山已7代是怎么回事_为什么_在哪里

2017-12-19 17:13     来源:社保100     阅览数:368

隐居深山已7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哪里?在社会反正如此快的现在,你可曾想过有人隐居深山,不问世事,近日有消息称在山东省日照市一座大山上,已经有一家人在此生活7代!

隐居深山已7代是怎么回事

2017年12月16日,在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中楼镇崔家峪村北的一座大山上,王京桂(音)和两个儿子刘延灵(音,右)、刘延启(音,左)在家门前一棵百年柏树前合影。据刘延灵介绍,他们家世代在这座大山上居住,至今已经7代了。

现在,这个只有一家3口人居住的地方,以前人们习惯称其为“闻师父洞村”,现已划规山下距离五六里地的崔家峪村管辖。民间传说,商朝时期的闻仲在这座山上的一个天然石洞隐居,并修炼成仙,因此这里就被人称为“闻师父洞”。

刘延灵的母亲王京桂今年81岁,她说嫁到这个大山上的时候,那天正好是农历的七月初七,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日子,她说与这里的大山有缘,她一生共生育四男四女8个孩子。刘延灵说,之所以祖辈住在这里,是因为他的祖上过去给大户人家看山,户主没有支付工钱,打官司的时候,就把这片山判给了他们。

今年59岁的刘延灵排行老大,是家里的老大哥,如今住在身后边的“闻师父洞”里。他介绍,自己小时候,就是和爷爷住在这个洞里,这里留下了他童年最快乐的时光。16岁时,他为了减轻母亲的生活负担,就独自外出打工谋生,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闯荡江湖”。

刘延灵正在石洞里查看手机,这部手机是他与外界联系的重要工具。因为山上没有电,他得经常下山到村里找人充电。山上的信号也不好,手机在通话时时常掉线。他在外“闯荡江湖”20多年,干过石匠、搞过石材,还干过江湖郎中为人看病。

刘延灵47岁那年突患脑血栓,因为没有钱治病,在医院稍微稳定了病情后,就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大山上。后来,他采摘山上的草药自己熬制中药汤喝,一年后病情痊愈。现在他养了20多只黑山羊,一边繁育一边卖羊为生。

在外“闯荡江湖”多年的刘延灵介绍,他曾有老婆和孩子,现在城里生活。父亲去世后,为了能照看着80多岁的老母亲,同时也想过安静、与世无争,不争名夺利的日子,就自己回到山上隐居了。刘延灵手指方向就是以天然石洞为基础修建的石屋。

刘延启今年58岁,排行老二,一只大黑狗与他形影不离。他曾娶了一位有精神病的妻子,前几年已去世。现在在山上种地养牛,陪着母亲和大哥生活,没有别的收入。

刘延启一边喂牛一边说,他们家住在山上,种地养牛为生很贫困,他和母亲居住的房子以前透风漏雨,前段时间村里派人进行了危房改造,现在住着不透风不漏雨,地里收的花生放在屋里也非常放心。

因为地处偏远,又是在大山上,这里至今没有通电,平时生火做饭都是用柴草,刘延启说在山上最不缺的就是柴草。到了晚上,照明以前是用煤油灯,如今没有煤油了就用柴油。前些日子村里的领导给送上来一块太阳能板,够一个屋子用的。

刘延灵介绍,因为在山上住太贫困了,他的母亲为了养活8个孩子和一家人,曾经到山下要了20多年的饭。因为贫困娶不上媳妇,现在除了他和母亲还有二弟住在山上,三弟在山下村里住娶妻生子,四弟则做了上门女婿,四个妹妹都已嫁人。

如今他们一家三口人住在山上,习惯了清静,不争名夺利的生活,吃着山菜,住在石屋石洞内,粗茶淡饭,与世无争。刘延灵的这辆摩托车,是他们家最现贵重的物件。

还有哪些隐居深山的人

1、武当松溪派第十三代传人琴剑逍人携妻女归隐山林,一家三口隐居深山,与世无争。

没想到在湖北武当山琴人谷,就住着这样的隐士,"谷主"琴剑逍人带着妻女,隐居深山,以制琴为生,赤脚麻鞋,一袭白衣,过着守拙归园田的归隐生活。

没有大起大落的经历,没有轰轰烈烈的人生,抚琴吟唱、禅坐静思吹箫抒怀、品茗谈志,好一幅清净闲适的画面。

带着妻儿隐居深山,在很多人心里,他才是世界上活得最赚的人。

2、28岁的王一空(化名)是豫东人,他20岁时来到嵩山峻极隐居修行,至今已有8年。在山上,他不与外界联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功、打坐、读书等,过着清苦贫乏、与世隔绝的生活。嵩山峻极峰海拔1491余米,有台阶4000多个。走蜿蜒的山路、登高低不同的石阶,经老母洞、中岳行宫等景点,才能抵达峰顶。王一空所隐居的洞穴,位峻极峰东南,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这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山洞,上方有悬崖,前方有大片的树林遮挡,游客很难找到。

王一空出生农村,家里条件一般。读完小学、初中,18岁的那年,他参加了高考。由于平时学习不怎么努力,成绩出来时,大专线没过。农村孩子考不上大学,出路只有一条。像诗人郑小琼所描述的:“我看到进车间的女孩子们一天天变成流水线中的角色,变成流水线的一部分”。高考失利的王一空,跟随村里人,进了深圳的一家电焊工厂。说是工厂,其实是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加工车间。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一直干到晚上10点左右。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让王一空极度劳累,时常生病。3个月后,他换到一家轮胎厂,上班时间虽然没有之前的长,但很卖力。之后,他先后换了数家工厂。瘦弱的他,始终驾驭不了高负荷的体力工作。

这个山洞的洞口1米多宽,高1.5米左右。进入洞内,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黑乎乎的,如果不是晴天,几乎没有一点光线。洞内空间有10多平米,壁上不时地有水珠滴下。除了一墩塑像,就是一张木板,木板的被褥又破又旧,这就是王一空睡觉的床。居于山洞,吃是大事。王一空不吃肉,不吃炒菜。他的一日三餐很简单,稀饭、面条、野菜。上山的前两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山买一些米、面等。之后,他已无钱,全靠朋友的资助。

平时,王一空更乐于做实事、帮助别人。下雪天,他主动清除路上的积雪。山路有塌方或损坏的地方,他主动去修。这一切,他很少跟人提起。去年5月份,暴雨如注,他正在山上赶路,遇到一驴友不慎落入十几米深的悬崖,腿骨折,9个人没一个敢下去救人。王一空徒手攀着岩石下到悬崖下,冒着也会摔下的危险,把人救了上来。


收藏 ( )
点赞 ( )

发表评论 :

最新评论 ( 评论 0 条 )

X

广告合作热线

0755-82504488-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