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岁盖茨未离场!美媒揭秘他如何在幕后操盘微软AI

五险一金 一网打尽
下载APP
首页 > 快讯 > 69岁盖茨未离场!美媒揭秘他如何在幕后操盘微软AI

69岁盖茨未离场!美媒揭秘他如何在幕后操盘微软AI

2024-05-02 09:23 · 网易科技报道 · 201人阅读

4月30日消息,美媒近日撰文称,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虽然表面上与微软的日常运营看似无关,实际上仍在幕后密切关注并推动公司的人工智能策略。他不仅在战略决策中发挥作用,还积极参与产品开发和高层管理的招聘,尤其是与OpenAI的合作,盖茨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桥梁作用。

盖茨的远见在微软推出新的人工智能产品时显现,特别是在微软推动人工智能工具Copilot的开发和部署中。文章称,盖茨依然是微软技术创新和战略方向的关键推动者。

以下为英文翻译全文:

《比尔·盖茨仍在微软操纵幕后,监督人工智能的构想》

早在2017年,微软还未与初露头角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OpenAI建立合作之前,其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便已经察觉到了未来趋势,并向时任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及其他几位高层管理者发送了一份深具前瞻性的备忘录。在这份备忘录中,盖茨预言了一个由他所描述的“人工智能实体”主导的新世界秩序的来临。这些人工智能实体将以数字个人助理的形式存在,不仅能精准预测我们的每一个需求,而且在智能上将远超Siri和Alexa,具备近乎神明般的知识存储和超凡的直觉。

盖茨在备忘录中表达了他的见解:“人工智能将彻底改变人们与计算机的互动方式,并将对整个软件行业产生颠覆性影响,引领从简单的命令输入到图形界面点击的最大计算革命。”

这份备忘录一度在微软内部引发了轩然大波。很多人觉得这份备忘录的内容过于超前,甚至有点像科幻。“感觉就像是遥不可及的未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微软高管这样评价。以往微软在开发个人智能实体方面的尝试,如未获成功的Office助手Clippy以及备受争议的种族聊天机器人Tay,都成了外界的笑柄。因此,当时很少有人相信新一代的智能实体能够真正改变微软的命运。

但时至今日,盖茨的预见已被证明是具有先见之明的。正是他的这一预言预示了人工智能工具Copilot的诞生,此工具帮助微软一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Copilot由OpenAI的GPT大语言模型支持,去年首次作为微软产品亮相,它能协助用户高效完成各种任务,如准备演示文稿、撰写会议总结等。那位匿名高管再度表达了他的感慨:“Copilot目前的功能完全符合盖茨当年的预见。”

然而,这一切绝非偶然!

幕后的盖茨影响力不减

自2021年起,因涉及与女性员工的不当行为而备受争议后,盖茨在公众眼中与微软几乎没有了联系。然而,据内部消息透露,盖茨实际上一直在幕后密切策划微软的人工智能革命。不论是离职的还是现任的高管都表示,盖茨仍然深度参与公司的运营,不仅提供战略建议、评估产品,还参与高层管理的招聘,并帮助建立及加强了微软与OpenAI创始人兼CEO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之间的重要联系。

2023年初,微软推出了搭载与ChatGPT相同技术的搜索引擎必应,向谷歌等竞争对手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高管们承认,盖茨在启动这一计划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纳德拉是微软人工智能成功的标志性人物,而盖茨始终是幕后的关键英雄。

另一位微软高管透露:“你所看到的并非真实故事的全部。纳德拉和整个公司的高级领导团队都极度依赖盖茨的智慧。每当公司面临重大变革时,我们都会征求他的意见。”

十年前,当纳德拉从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接手微软的领导权时,外界普遍看衰这家公司的未来。硅谷著名的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甚至批评微软“依赖于过去的技术创新”。因此,自1992年起便效力于微软的纳德拉决定向盖茨寻求帮助。纳德拉在成为CEO时请求盖茨将30%的时间投入到微软,以担任公司的技术顾问,这一举措不仅是出于对技术的需要,也是为了激发员工的士气。他曾说:“当我对他们说‘去找比尔商量’时,我知道他们会做足功课,全力以赴。”

2020年,盖茨离开微软董事会时,纳德拉高度评价了他的贡献。纳德拉承诺,微软将“继续受益于盖茨不变的技术热情和宝贵的建议,推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不断向前发展。”

然而,在一年后,随着盖茨与妻子梅琳达(Melinda)的离婚风波爆发,媒体曝光了他与一名女员工不当关系的详情,导致了公司内部的调查和盖茨的辞职。随着关于盖茨不当行为的报道日益增多,他多年来与公关团队共同塑造的形象迅速崩溃。一些女员工公开描述了盖茨邀请她们出游的经历,而盖茨与极富争议的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会晤,包括乘坐其私人飞机,也重新受到了关注。在这种背景下,纳德拉曾经的导师突然变成了他的一大负担,微软迅速与盖茨划清界限。

纳德拉当时表示:“2021年的微软与2000年的微软截然不同。工作场所的权力动态不能容忍任何形式的滥用。”他后来补充说,公司的首要责任是“培养一种文化,让每个人都有权做有意义的工作”。但据报道,纳德拉在私下里仍让盖茨参与到了“有意义的工作”中。他并没有将盖茨驱逐出公司,而是继续寻求他的建议和专业知识,使盖茨成为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争夺主导地位的关键人物。

盖茨牵线微软与OpenAI合作

虽然外界普遍认为微软与OpenAI的合作是由公司首席技术官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促成的。斯科特与奥特曼相识已久,早在2018年夏天,他就安排了奥特曼与纳德拉的会面。不久后,三人便达成了一项初步的合作协议,之后的一切便水到渠成。

然而,这段合作起源的故事中遗漏了一个重要细节:从2016年起,盖茨就已经与OpenAI的高层定期会面。自1995年发布《未来之路》(The Road Ahead)以来,盖茨一直憧憬一个世界: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具有个性的软件浏览互联网,这些软件能够以类似人类助理的方式理解用户的需求和偏好。

在盖茨的引导下,微软曾推出多个早期版本的智能助手,虽然其中有的让人发笑,有的则饱受批评。从引导人们使用Windows 95的卡通狗Rover到被广泛认为是历史上最失败的助手Clippy,微软的每一次尝试都未能达到盖茨的期望。然而,OpenAI似乎为微软提供了一个机会,帮助实现了盖茨长期以来的梦想。自从两家公司建立合作关系以来,OpenAI的领导定期在盖茨位于华盛顿的豪宅中向他汇报工作进展、关键基准以及面临的重大挑战。

事实上,盖茨在OpenAI与微软联手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在2022年中期,即被微软董事会除名两年后,盖茨私下向OpenAI和奥特曼发起了挑战,要求他们创建一个能通过大学生物学考试的模型。他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在2022年8月在盖茨家举行的一次晚宴上,奥特曼和OpenAI首次在公司外部展示了GPT-4,纳德拉也受邀参加。当GPT-4成功通过测试时,盖茨非常震惊,他称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演示”。

这次演示深深触动了盖茨,促使他撰写了另一份备忘录,详细阐述了微软应如何利用GPT-4。盖茨坚信,在互联网上广泛训练的大语言模型最终将引领个人智能主体的时代。他在之后发布于个人博客的备忘录中写道:“想象一个数字个人助理,它能浏览你的最近邮件,了解你参与的会议,阅读你读过的内容,甚至是你未曾读过但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据两位高管透露,盖茨的这份备忘录犹如福音般,激发了微软在人工智能军备竞赛中抢占先机的决心。晚宴后不久,纳德拉在微软园区主持了一场重要会议,他明确要求团队将人工智能融入搜索、网络安全以及包括Word和Outlook在内的Microsoft 365商业应用套件中。

第二年年初,微软推出了全新版本的搜索引擎必应,现在配备了GPT支持的智能主体,后来被命名为“Copilot”。几乎一夜之间,得益于盖茨的巧妙布局,微软成功将必应从一个依赖人力的搜索引擎转变为一个人工智能驱动的强大工具,获得了与谷歌竞争的机会。

2023年2月,微软在其总部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风格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iPhone发布会颇为相似。纳德拉满面春风,正式向谷歌宣战。然而,盖茨并未出席此次活动。

如今,盖茨与奥特曼之间的关系依然密切。据知情人士透露,奥特曼每年都会多次访问盖茨的家,而OpenAI也会就发展问题征求他的意见。一位内部人士表示,盖茨与OpenAI之间存在着“紧密耦合”的关系。OpenAI发言人凯拉·伍德(Kayla Wood)也证实了这一点:“奥特曼与盖茨是好朋友,OpenAI非常重视他的意见和咨询。我们期待继续与盖茨保持会面。”

暗中帮助奥特曼重返OpenAI

2023年11月,OpenAI董事会意外宣布解雇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时,纳德拉和微软迅速介入以平息这场混乱。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Frank Shaw)随后澄清,盖茨与奥特曼的任何交流都不代表微软的官方立场。他强调:“盖茨已不在微软任职,未参与此次决策。”

在奥特曼被解雇后五天内,盖茨主动联系奥特曼,表示愿意协助他重返OpenAI的领导职位。内部消息透露,盖茨在微软的影响力远超其与OpenAI的合作。

微软的高管团队,包括业务应用主管查尔斯·拉曼纳(Charles Lamanna)、首席科学家杰米·蒂文(Jaime Teevan)、Teams聊天应用负责人杰夫·泰珀(Jeff Teper)和网络安全负责人查理·贝尔(Charlie Bell),定期与盖茨会面讨论产品进展。

盖茨亲自参与了微软对关键高管的招聘和留任。一位离职高管透露,盖茨对产品评审极为热情,经常与高管进行一对一的深入交流。去年,盖茨透露自己大约有10%的时间在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微软总部,为微软提供产品战略建议。

盖茨长期推动微软更加注重消费者市场,尽管多个消费者技术项目未能成功。今年3月,当微软宣布聘请DeepMind的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领导新的消费者人工智能团队时,许多行业观察者都感到意外。一位内部人士表示:“盖茨认为消费者市场是未来的巨大机遇。观察这支新成立的消费者人工智能团队,就能清晰看到盖茨对纳德拉的深刻影响。”

不过,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坚称,盖茨并未直接参与苏莱曼的招聘过程。

这与盖茨在微软董事会被除名后双方刻意保持的距离形象相反。盖茨一直保持低调,似乎并未受到任何丑闻的严重影响。目前,他的维基百科条目中甚至未提及那些不当行为的指控。显然,2024年的微软与纳德拉在2021年描述的微软并无太大差异。盖茨并未真正离开,而他的复杂过去已在很大程度上被遗忘。

关于盖茨自2020年离开微软董事会后的角色,弗兰克·肖表示,盖茨作为技术顾问的职能未有实质变化。面对采访请求,盖茨选择保持沉默,他的代表也未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在《未来之路》一书的结语中,盖茨曾探讨过存在主义。他在39岁时感叹:“随着计算机技术的日新月异,很少有时代的领导者能够引领下一个时代。因此,从历史角度看,我认为微软在信息时代的高速公路上继续保持领先地位的前景并不乐观。”然而,中年的盖茨透露了他真正的抱负:“我渴望挑战历史的传统。”

如今,年近七旬的盖茨仍在挑战历史,始终处于幕后。如果微软的复兴可以看作是某种象征的话,那无疑证明了盖茨取得了成功。(小小)

转载须知:为了社保知识、政策、法律和资讯的普及与分享,社保100网欢迎您转载,但请注明文章出处并保留完整链接。

转载来源:社保100网,转载链接:https://shebao100.cn/news/62878.html

我来说两句

0/200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点击收起
推荐阅读
相关最新

官网查询(社保·公积金)

热门标签

更多

文章热榜

换一换